天航——侍奉我人生的美好家园

发布时间:2017-12-08 分享:
  1982年3月上旬的一天,一辆从天津开往塘沽的绿皮列车“塘沽短”的车厢里坐着一位26岁的小伙子,他正在翻看法国作家贝纳丹·德·圣比埃写的一部中篇爱情小说《保尔和薇吉妮》。年轻人刚从天津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是文化大革命结束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本科生。当时,他正揣着学校发的毕业分配报到单前往交通部天津航道局人事处报到。

当时正值初春时节,手捧《保尔和薇吉妮》的年轻人不时地望着窗外。薄薄的积雪、迎风的衰草、干枯的树木,一片凋零和沉寂的景象。然而,年轻人的心是滚烫的、火热的、激动的,窗外的景象在他的眼里全然不是“死寂”和“消沉”,而是积雪就要融化、衰草就要重生、树枝就要抽绿,整个大地都萌动着无限的生机。因为,这位对自己美好未来充满无限憧憬的年轻人,他此时不也正处在人生的春天吗?

时光飞逝,转瞬间34年过去了。

2015年6中旬的一天,一辆从天津开往滨海新区的轻轨列车上,静静地坐着一位两鬓花白的老人,他闲散地翻阅着一本旧得发黄的小册子,就是那本法国作家贝纳丹·德·圣比埃写的中篇爱情小说《保尔和薇吉妮》。这位老人自己也知道,他不是在读小说中凄美的爱情故事,而是翻阅着自己34年前的年轻岁月,回忆34年前自己乘坐“塘沽短”到交通部天津航道局报到时的情景。

望着窗外迎面扑来的葱茏的树木、林立的高楼、繁华的街区,他微微一笑。这一笑是喜悦也是感叹,喜的是34年祖国建设发展的日新月异;叹的是岁月不饶人,一眨眼的功夫自己走进了迟暮之年。他低下头继续翻阅着小册子,看到了书里的插图,小说的主人公保尔和薇吉妮还是那么年轻,可是看书的人老了,老到了退休的年龄,60岁了。这一天,他就是专门到滨海新区“天航局大楼”办理退休手续。

34年,黄金般的34年,就这样过去了。他这一生最美丽的人生风景几乎都是站在天航这个平台经历的;人生最重要的价值意义几乎都是伴随着天航局命运的起起伏伏实现的;人生最难忘的旅程几乎都是走在天航局的历史当中。这一生,他与天航结下了不解之缘。人老了,爱怀旧、爱感慨、爱总结、爱反思,他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这辈子选择了天航后悔不后悔?他每次做出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无怨无悔”。

他真的是无怨无悔,而且还深怀感恩之心。

在天津师范学院读书之前,他曾经就读天津市第一师范学校,后来成为天津市某中学的一名教员。当一名人民教师当然很光荣,为人师表、教书育人、桃李天下、人人尊敬。而作为教师本身则必须要“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生就只能守着“三尺讲台”、“一方校园”。然而,到了天津航道局,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转折,呈现出了多姿多彩的万千景象。34年间,他入了党、提了职,在近20个工作岗位干过。当过局职工学校的教员、团干部、《天津航道报》的编辑及总编、局机关的部门长、二级单位的党政工领导。55岁后奔赴无锡、海南工地,在项目部工作。他在天航局有一大批学生和好朋友,这里有船长、轮机长、水手长、机匠长、驾驶、管轮、水手、机工、电工、管线工、清洁工、司机、厨师和管理干部。他的工作足迹遍布祖国的很多地方,尤其是沿海各海域、各港口、各码头。他尽情地享受着工作的艰辛和快乐,领略着中国疏浚业的无限魅力,并同时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

天航局就是一座 “炼狱”、一个“大熔炉”。几十年的潜移默化,铸就了他的胸怀像大海一样的旷达、心灵像浪花一样的美好、意志像礁石一样的坚强。厚厚的人生积淀,营造了他健康向上的心态、气场和襟怀坦白的做人风格。他干一行爱一行,每天都在享受着工作带给他的欢乐和人生的五彩缤纷。每当和亲戚、朋友聚会时,他总会有讲不完的故事,说不尽的自豪。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他不清楚这都是天航给他的?

 一个人一生中难免会遇到一些沟沟坎坎,都会有为难遭罪的时候,他也不例外。1991年,他爱人被检查出患上了被世界称为 “顽症”的“脊髓空洞症合并小脑扁桃体下疝”。得这种病的人摔个跟头就有可能会停止呼吸,失去生命。当时,36岁的他就是学校的一名副科级的办公室副主任,在天航局来讲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可是,这件事惊动了很多人。局团委的一位干事知道了这件事后,偶然间在报纸上看到了长春中医学院的一名教授攻下了这一医学难题的消息,还找到了与这位教授联系的电话,马上把这些信息告诉了他;职工学校的领导特意安排他到长春给学校办几件事,顺路到长春中医学院见一见这位教授,咨询一下治疗的办法,为的是给生活不富裕的他报销点交通费、住宿费;局保健站的一位医生是位老大姐,得知这个消息后,马上给她在上海医学院工作的同学打电话,让她的同学回封信,把这种病的病理、治疗方法、病人注意事项、护理病人的常识讲一讲。她的同学回了一封长达7页纸的信,老大姐把信交给了他;局里的领导知道后,特别关照房管部门在分房子的时候把他家的楼层降一降,为的是让他爱人少上一层是一层;在他爱人做开颅手术的时候,学校办公室的同志把他的工作全部承担了下来,让他安心照顾病人。时隔25年的今天,每当谈起此事,他的眼圈是红的,心里是暖的。

这就是天航,一个能为员工分担苦难、遮风挡雨的天航。这就是天航的文化,一个温暖人心的“家”文化。

他在天航的这34年,正值改革开放的34年。整个社会都在进行着大的变革。尤其是改革开放的初期,处处呈现出百废待兴、群雄逐鹿火热的竞争场面。作为年轻人的他当然也想投入到社会的滚滚洪流中去,也想“傲立潮头”、“驰骋疆场”。他想过“跳槽”,但不是经商赚钱,而是想换个活法,干自己喜欢的职业。

1984年,天津市《今晚报》创刊,要在天津市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人群中招收60名工作人员,其中25名编辑记者。天津市一千多人报名,他也报了。经过1天初试6天复试,过关斩将,他终于被录取了,而且是25名编辑和记者之一,被分配到“副刊部”。这些被录取的人可都是《今晚报》的创始人啊!报社的编辑、记者,这可是他中学时的梦想。他酷爱这个职业,16岁在天津市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时候,同学们都知道他将来的梦想是当记者,所以见面打招呼都称他“记者”。

那时的记者社会地位很高,被称为一支笔纵横天下的“无冕之王”,是正义与强者的化身。可是,当天津市人事局调令下来后,天津航道局就是不放人,说我们是中央驻津单位,人事关系不受天津市领导。这时离1984年7月1日《今晚报》的创刊号出版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老总编李夫着急了,亲自到天航局来要人。李夫何等人物?那可是从解放区走来的老一辈新闻工作者,在全国新闻界德高望重。李夫来了也不好使,就是不放人。最后,报社也没辙了,告诉他自己找领导解决这件事,《今晚报》给他留半年的位子。年轻人几乎崩溃了,心想天津市人事局都调不动,老总编李夫亲自来都不给面子,叫他一个新来的大学生怎么办?不知怎么办也得办。于是他横下一条心,硬着头皮勇敢地敲响了交通部天津航道局党委书记的家门。

书记的夫人开的门,年轻人战战兢兢地说明了来意,书记正好在家,客客气气地把他请了进来,让座、沏茶,微笑着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年轻人,耐心地说:“不是成心刁难你,而是我打听过了,大家对你的反映不错,舍不得放你走,舍不得放你走呀!你们这些大学生将来可都是咱天津航道局的栋梁啊!”书记还语重心长地说:“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和需求尽管说,工作不合适可以调,天津、塘沽你选!家里住房紧张,下次分房时考虑......总之,天津航道局不会亏待你。”书记的语气是平和的,态度是诚恳的,眼神中流露着对这位大学生的喜欢。

年轻人终于被感动了,放弃了《今晚报》,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职业生涯的一辈子。他把自己这辈子当一名新闻工作者的愿望深深地埋在了心里,并寄托给了他的后人。后来,他的女儿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专业的研究生,在中央电视台实习,在天津电视台卫视频道担任过出镜记者。

时隔24年后的2008年,一个机会他又见到了老总编李夫,满头银发的李夫紧紧地握着他的手,问“你还好吗?这么多年也没有忘记你。”李夫还拉着他,激动地把他介绍给了身边的天津市老领导、《天津日报》社的老社长石坚。

24年后的2008年,他又见到了《今晚报》老总编李夫。右1是李夫。  (作者:韩惠来)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