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外资开放将大力度推进

发布时间:2018-03-0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加强与国际通行经贸规则对接,建设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开放。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实施境外投资者境内利润再投资递延纳税。简化外资企业设立程序,商务备案与工商登记“一口办理”。全面复制推广自贸区经验,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

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宁吉喆在全国人大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外资已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中国新增外商直接投资达到1310亿美元,居世界第二。外资占进出口总额比重接近50%,占工业产值比重接近25%,占税收比重20%左右,贡献了10%以上的就业机会。同时,中国的快速增长也为外资企业提供了良好机遇。

“中国引资的成效是显著的,但改善投资环境仍然在路上,应该清醒地看到,改善投资环境还要继续下大力气,出台有力措施。”宁吉喆说。据介绍,发改委将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要求,落实包括建设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进一步修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将自贸区的负面清单逐步扩大到全国,大幅提高服务业开放水平,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在一些领域放宽或取消外资经营范围限制等举措。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中开放的力度超过预期,相关政策有望在两会后开始陆续落地,红利可期。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我国推出高水平的、主动的开放,将助力我国高质量发展,同时也向世界释放了中国开放的红利。

联合国贸发会议经济事务官员梁国勇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积极利用外资、促进外资增长是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体制机制方面促进外商投资稳定增长,涉及放宽外商投资的市场准入和改善外资企业的运营环境两个主要方面。“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在这两方面都提出了具体而有力的措施,政策力度很大,超出了外界预期。”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桑百川对《经济参考报》记者指出,政府工作报告中把对外开放的问题提到了非常高的位置。在外资的市场准入、倡导良好的营商环境、提升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等方面都做了详尽论述,彰显了我国进入新时代之后建立开放性经济新体制的强烈愿望。

在桑百川看来,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是和我国制造业的发展现状以及国际环境都高度一致、高度相关的,也体现出我们做强实体经济、推动制造业升级的倾向。他表示,经过长时期的工业化进程,我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制造业体系,制造业的产业配套能力也已经比较齐全,在国际上已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当今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同时也存在着新的工业化革命过程中发展的机遇,在这种条件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业企业谋求利用全球资源,包括和外资进行有效的合作,来夯实制造业的基础,推动全球竞争力的提升。

“欢迎开放,我们也不怕开放。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在和国外企业竞争。中国实际上已经相当开放。”全国政协委员、哈电集团董事长斯泽夫6日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谈及他对开放的感受。

全国人大代表、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清和说,改革开放40年来,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从一个世界机车车辆行业电气化的“学生”,一步步成长为中国电力机车之都、世界一流轨道交通装备企业、中国轨道交通装备走出去的“金名片”。这期间,公司先后完成了电力机车技术从引进、消化、吸收到再创新的跨越,实现了从“引进来”到“走出去”的转型,带动城市地铁车辆、磁浮交通等产业发展,构建了世界最为完整的轨道交通装备产、学、研、用工业体系。

值得关注的是,政府工作报告中对金融业等服务业开放做了重点部署。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吸收外资的增速已经超过制造业,我国外资产业机构持续优化,服务业利用外资已经占到利用外资总量的七成以上。

梁国勇表示,最近几年中国利用外资出现了服务业增长、制造业下降的情况。因此,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有助于提高工业领域乃至整体利用外资的水平。而金融业开放的安排,则显示了中国加大金融市场开放的决心。展望未来,随着开放的推进,中国现行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规定限制和禁止准入的行业总数有望进一步减少。

“在我看来,全面放开也不意味着一下子没有任何限制了,会是分层次的、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东艳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总体而言,我国制造业已经比较开放的,下一步开放的重点还是在服务业。这也是我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需要的一个转型和调整的过程。上海等自贸区已经在金融开放方面率先做了一些探索,在现阶段,我们推出关于开放的新举措,打个比方就是“我们原来在河里游泳,现在在大海里游泳”,可能风险增加了,但也会增强我们综合应对世界经济挑战的能力。

“如果说我国过去的开放更多是‘要我开放’,那么现在则是‘我要开放’,是积极适应国内外环境的更加主动的调整。一方面,进一步扩大开放是我们内部发展和结构转型的需要。另一方面,中国这些年的高速发展也释放出很多机会,很多国家也希望能够分享中国的发展红利,希望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寻找机会。总体而言,新开放举措的推出,不仅有利于我国国内的高质量发展,也向世界释放了中国开放的红利。利用红利与释放红利之间形成了良性互动。”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下一步预计我国很多产业都将迈开开放的步子,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会越来越短,同时负面清单的覆盖范围也会越来越大。

发表于《经济参考报》3月7日A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