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领导人员能上能下有规范

发布时间:2018-03-22 来源:人力资源部(党委组织部) 分享:
  3月20日,中国交建党委印发了《中国交建推进领导人员能上能下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日前,中国交建党委组织部负责人接受《交通建设报》采访,就有关情况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问:《实施细则》出台的背景是什么?
  答:干部能上不能下是长期制约干部工作的一大难题。虽然近些年作了很多探索,但一直没有有效解决,相关制度还是一块短板。2015年,中央出台了《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试行)》,基本形成了推进干部能上能下的依据。为了确保能上能下落到实处,结合公司实际,公司组织部起草了具体实施细则,并广泛征求了各个方面的意见建议。从反馈情况来看,大家普遍认为这是建立健全干部能上能下制度机制的一个突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问:出台《实施细则》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答: 制定这个《实施细则》,主要基于四个方面的考虑。一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从严治党的关键举措。《实施细则》全面贯彻中央精神,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进一步细化“下”的标准、规范“下”的方式、疏通“下”的渠道,让干部知所畏、知所避、知所止、知所守。二是进一步鲜明用人导向的重要保证。《实施细则》贯穿好干部标准,通过推进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的具体举措,促进广大干部想干愿干积极干、能干会干善于干,有利于建设风清气正的干部队伍。三是进一步激励干部想干事能干事会干事的有效路径。推进能上能下的根本目的,是充分调动干部干事创业积极性。对极少数干部的“下”,不仅是为了警醒干部,更是为了激励干部,让干部明白倡导什么、反对什么,使干部队伍有压力、有动力、有活力。四是全面建设世界一流企业的有力支撑。全面建设世界一流企业,既要求切实把靠得住、能干事、在状态、善合作的优秀干部选出来、用起来,又要通过制度安排和务实管用的办法,对不善为、不能为、不作为的干部予以警醒和鞭策,对班子长远接替予以统筹有序考虑。《实施细则》的出台,有利于促进干部队伍保持专注发展的定力,有利于加强各级领导班子建设。
  问:《实施细则》的主要内容有哪些?
  答:《实施细则》采取“章”、“条”体例,将中央《若干规定》的19条内容,具体细化为10章30条。
第一章为总则,主要明确了推进领导人员能上能下的指导思想,必须坚持的原则和目标要求。第二章至第七章,主要明确干部下的6种渠道,分别单列为到龄免职(退休)、自愿辞职、健康原因调整、改任咨询、问责追究、不适宜担任现职调整等6章。第八章为调整程序,分别为考察核实、提醒函询诫勉、提出调整建议、组织决定、谈话、履行任免程序等六个步骤。第九章为落实机制,强调了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纪律要求,主要突出了党委、党委书记和组织人事部门的责任,并提出了建立干部情况研判机制和加强监督检查等。第十章为附则。本《实施细则》主要规范对有关领导干部的组织调整。涉及违纪违法行为的,按照党的纪律规定和有关法律法规办理。
  问:与中央《规定》相比,《实施细则》的主要特点、创新点表现在哪里?
  答:《实施细则》以中央《若干规定》为基本遵循,同时结合企业实际,做了大量的充实细化和创新,主要特点、创新点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坚持中央精神与公司实际相结合。《实施细则》全面贯彻落实中央《若干规定》,同时充分吸纳党的十九大最新精神要求,并且突出企业特点,紧密结合近年来公司干部队伍建设的实际状况,增强针对性、实效性和可操作性。比如,在不适宜担任现职调整中,新增党的十九大关于领导人员增强政治能力、专业能力的精神要求;比如在下的渠道方面,中央《若干规定》中有任期届满离任;在下的方式方面,中央《若干规定》中有改任非领导职务。考虑到企业不同于党政机关的实际,《实施细则》就没作这方面的表述。但是根据近年来干部调整过程中改任咨询的实际情况,新增“改任咨询”这一下的渠道,并且做了明确界定,咨询是指因临近退休年龄且不满三年、根据本人意愿或班子建设需要而退出领导岗位、但仍在原单位继续从事一定工作的领导人员。
  二是坚持全面管理与突出重点相结合。能上能下的难点,主要是怎样把那些在其位不谋其政、能力素质不适应的干部调整下来。因此,文件在全面规范各种“下”的渠道之外,重点对问责追究和不适宜担任现职调整的问题作出规范。同时在“下”的情形中,既针对全体领导人员进行全面管理,同时单列几种情形,突出对党政正职负责人等重点岗位的规范管理。比如在不适宜担任现职的调整情形中,明确提出对“连续两年经营业绩考核结果为D级或任期经营业绩考核结果为D级,经组织认定确因经营管理不善的单位有关责任人;连续两年经营业绩考核结果在本业务板块排位最后且考核结果为C级及以下,经组织认定确因经营管理不善的单位有关责任人”进行调整。
  三是坚持定性评定与定量评定相结合。要让干部下得服气,难点就在于除了要有宏观的定性标准,更要有具体的定量标准。《实施细则》在全面吸纳中央《若干规定》所列的各项定性标准的基础上,根据实际情况,细化充实了一系列定量标准。比如问责追究情形,细化为“落实管党治党责任不力”“履职担当不力”“依纪依法执行不力”“抓作风建设不力”四类16条情形,具体新增细化的定量情形包括“本单位或分管领域发生重大及以上生产安全、工程质量、环保等事故的;本单位或者分管领域连续两年发生较大以上生产安全责任事故的”以及“年度财务数据和经营统计数据严重造假的”等等。关于不适宜担任现职调整的情形,细化为干部“德能勤绩廉”方面存在问题、与所任职务要求不符的五类21种情形,比如“绩”上存在问题的,新增细化的定量情形包括:“连续两年考核测评结果为基本称职或以下等次的领导人员;连续两年考核测评结果在本班子中排名后30%的单位主要负责人;连续两年考核测评结果在本班子中排名末位,且基本称职和不称职得票率之和超过五分之一的领导人员;在党建工作专项考核中,连续两年处于排名后3位的单位有关责任人”;在“廉”上存在问题的,新增细化的情形包括“纪检监察、巡视、审计、信访等部门发现干部群众反映较多,有不适宜担任其所任职务情况,提出调整意见的”等等。
   四是坚持严肃追责与关心爱护相结合。《实施细则》既严格程序把关,让干部下得合理、下得服气,同时对不适宜担任现职的领导干部,坚持教育在先、提醒在前。相较于中央《若干规定》,在调整程序方面,新增“提醒、函询和诫勉”,对没有改正或者改正不明显的,视情况再进行组织处理。另外,在“责任与纪律”方面,除了强调建立健全工作责任制之外,相较于中央《若干规定》,新增关于建立干部情况研判机制、容错免责机制等方面的内容,突出强调保护干部、爱护干部,真正体现对干部负责、对事业负责。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陶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