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读《共产党宣言》

发布时间:2016-08-18 分享: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早期具有新思想、新思维的知识分子,通过接触《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开始了自己世界观转变,逐步建立起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信仰。毛泽东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对自己第一次读到《共产党宣言》,系统接受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毛泽东终生未忘。他曾对采访他的美国记者斯诺,深情地回忆起第一次读到这本经典著作的情景:

  “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我热切地搜寻当时所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共产主义文献的中文本。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史》。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而且从此我也认为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为领导湖南的“驱张”运动(指驱逐军阀张敬尧的斗争),毛泽东于1919年12月第二次到北京。当时,他除了白天与外界联系“驱张”的有关事宜,为各地代表团提供或转发“驱张”消息外,一门心思地扑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上。这次北京之行的最大收获是从罗章龙那里借到的油印本《共产党宣言》。得到这本经典著作后,他便如饥似渴地研读起来。

  在京期间,随着“驱张”斗争的深入,毛泽东开始考虑赶走了张敬尧后,湖南应该怎么办的问题。1920年4月,毛泽东由北京到上海,向陈独秀讨教治湘方略,和他交流自己所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刊的体会,及改造湖南的见解。

  毛泽东以求教者的身份向陈独秀讨教:“去年在北京听了你许多关于社会问题的精辟见解,受到很大启示。你创办的《新青年》杂志我最喜欢看。你一贯倡导的‘科学’、‘民主’的精神,我最推崇。在你的启发下,去年我在长沙也办了一本《湘江评论》刊物,后来被军阀张敬尧查封了,也是以你倡导的科学、民主为宗旨的,宣传新思想、新文化,在我们长沙比较受欢迎。”

  接着,毛泽东又谈了他所读过的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和苏联十月革命的文章。陈独秀听后说:“你读的还真不少。我告诉你一个消息,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全译本,我正要陈望道先生翻译,主要是从日文和英文对照翻译,我想这个译本比其他摘译本要准确、全面,估计最近就会出书,到时,我一定寄几本给你,同时也请你在湖南多宣传一下。”

  毛泽东继续说:“我喜欢读《马克思经济学说》和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这里的许多问题,好像是针对我们中国的情况说的一样。邵飘萍著的《综合研究各国社会思潮》、《新俄国之研究》我也看了,受益匪浅。”

  陈独秀听到这里,笑着说:“你读了许多书,看来你是一个真正喜欢读书的人。”

  毛泽东继续说:“现在,社会主义学说,花样繁多,有无政府社会主义,有社会民主党的社会主义,有基尔特社会主义,有科学社会主义,我比较了一下,特别是比较了俄国革命的历史,觉得科学社会主义比较好,因为俄国革命正是在这个主义的指导下取得胜利的。我想,我们中国革命要取得成功,可能也离不开这个社会主义的指导。”

  陈独秀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对,我们也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告诉你,我正与李汉俊等人商议,成立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问题,你回长沙后,是不是先把建立社会主义青年团一事搞起来。”

  毛泽东连忙说:“可以,回长沙后,我们就以新民学会为基础,把建立青年团和研究马克思主义这两件事先做起来。”陈独秀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这次在上海,毛泽东与陈独秀曾多次交谈,这对于他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正如他后来与斯诺所说的那样:“我第二次前往上海,在那里我再次见到了陈独秀,我与他讨论我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陈独秀谈他自己的信仰的那些话,在我一生中可能是关键性的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从上海回到长沙后,毛泽东就把主要精力放到了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建团、建党上,并于这年冬天,在长沙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湖南早期组织。


相关链接: